如何建好用好“新基建” 专访京东云与AI总裁周伯文

 新华网北京4月2日电(凌纪伟)近期,京东在技术领域动作不断。继成立技术委员会作为京东集团整个技术决策机构后,在业务层面又将原京东云、人工智能、物联网整合成为京东云与AI事业部并升级品牌为京东智联云。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和京东云与AI总裁两个职位均由周伯文博士担任,进一步反映出京东对技术服务这条赛道的重视和支持。

  随着中央对加快“新基建”作出部署,不少企业抢抓市场机遇。京东智联云在AI、云计算、物联网及大数据等数字基础设施相关领域均有布局,尤其是在政务管理、教育、医疗、零售、物流、金融等产业的辐射,使得京东智联云与“新基建”高度适配,是行业少见的“新基建”的践行者和技术引领者。近日,周伯文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了对“新基建”及其所带来的产业升级的思考,以及京东如何在“新基建”难得的历史机遇下,更好地为社会、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做好服务。

1.jpg

   “新基建”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提升长期竞争力

  与传统基建存在本质不同,“新基建”是信息基础设施。年初,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网上购物、云视频、云办公融入大众日常生活和工作,其背后是技术支撑传统产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发展的信息基础设施。

  “新基建”被赋予新科技的内涵。谈到对“新基建”的理解,拥有科学家背景,又善于独立思考问题的周伯文用了一个生动的类比做解读。

  他说,如果把世界分成原子和比特两个孪生世界,原子是物理世界的基本单元,对应的比特是信息世界的基本单元。传统基建下的“铁公基”,是把原子搬运好;而“新基建”则是更“聪明”的把比特搬运好。这两种形式相互依存,为了更好的移动原子,就必须要“聪明”的移动比特,使其更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创造一个跟物理世界匹配的孪生数字世界。在这个孪生数字世界,我们能更好地移动“比特”,进而更有效率地提高“原子”移动的速率,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体验。

  在“新基建”加持下,更高效地移动“比特”有何好处?周伯文以京东零售物流为例进一步解释说,京东有数十亿的SKU,每个SKU是物理世界的一件商品,通过电商、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我们把原子信息通过比特的形式呈现给消费者。我们通过搜索推荐广告等各种早期的人工智能技术,让消费者在互联网上更方便的找到货,今天我们又有了更多新的方式。用户在购买商品时,我们通过移动比特信息来帮助客户更便捷的找到货,然后在京东物流的仓库里面,每件货物移动的后面都有一大串的技术和数据在支撑,我们通过比特的移动能够更精准地控制一件货是怎么从客户下单开始,拆解到对应的仓库,用最短的路径、最低的价格、最合适的方式送达到客户手上,这就是在移动原子的过程中通过一系列比特的移动和理解让运行过程更精确。所以通过“比特”的移动,可以更高效地搬运“原子”。此外,移动了“比特”,很多时候就不需要移动“原子”,比如在疫情期间,远程办公,云视频会议就是通过移动“比特”的方式取代移动“原子”,既降低了社会成本也降低了疫情风险。

  对京东来说,一方面身体力行参与“新基建”建设,另一方面以智能供应链为抓手,通过人工智能、数据中心、5G、云计算、物联网等释放包括智能供应链基础设施各个环节的能力。

  谈到京东在“新基建”方面的优势,周伯文认为,一方面京东智联云具备长期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的深度积累,能够发挥“超级平台”的支持作用,把技术与行业结合起来,在“新基建”基础上帮助更多的企业做好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京东对实体产业和数字化的融合有非常深的理解和体会。“京东可能是互联网行业最懂实体经济的,是互联网行业跟实体经济融合最紧密的这么一个企业。”周伯文说,京东智联云继承京东的这种行业属性,其定位是最懂产业的数字经济服务企业。

  推动“新基建”落地 京东智联云帮助企业数字化转型

  “新基建”下,技术与产业想要深度融合,必须要有懂产业的技术服务类的超级平台、接口作为枢纽,承担“新基建”由战略、资本、技术资源,向产业红利与社会价值过渡的转换。京东智联云的战略定位与产业基因,使其成为这一技术服务超级平台、接口的绝佳选择。

  周伯文认为,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京东智联云结合京东智能供应链,在三个方面呈现比较好的、独特的优势。

  首先,京东顺势而为进行技术融合,成立京东云与AI事业部,升级“京东智联云”品牌。推出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云计算),Device(物联网),Exploration(不断创新探索)相互融合 的“ABCDE”技术战略。作为京东集团对外技术输出的核心通道,京东智联云正在进一步推动京东以智能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的发展,并对外赋能助力产业数字升级。

  周伯文表示,京东智联云将极大提升京东集团在技术服务板块的竞争力,与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四大核心业务版图。同时,也是输出京东经过千锤百炼的技术和服务的主要通道。“这不仅仅是组织升级和品牌的升级,同时包括全集团共建具有核心优势的零售云、物流云、金融云、城市云,这四朵云全部都会成为京东智联云上面的核心能力,充分发挥了京东各体系对行业的深度理解和技术服务相融合,以这样一个最好的方式提供给客户使用。”

  其次,京东集团的定位是一家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所以京东的这种产业基因和定位让京东智联云对TO B企业服务的学习程度和对产业的理解程度远高于其他企业。“京东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具有很强的零售基因,我们所有的技术都在京东非常丰富的线上线下零售、搜索推荐、客服、广告,还有物流、冷链、无人车包括金融支付等等场景千锤百炼,并被大量用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使用过,经历过618大促、11.11的大促等等,这是我们非常强的一个优势。”周伯文说。

  此外,京东在人才、客户、生态、伙伴方面都做了充足准备。目前,京东研发体系的员工数量超1.8万人,2019年京东专利申请量达3651件,全面进入国内互联网科技企业第一阵营。周伯文表示,京东智联云同时具备物联网、数据采集、云计算和非常落地的AI算法能力,同时也具备对行业的深度理解。他认为,下一阶段AI必须要和云、IoT、场景以及产业链更紧密连接。“京东智联云在合适的时间,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做好了准备,所以接下来我们更加期待。”

  “新基建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非企业IT化就能实现。”周伯文认为,从企业自身发展来看,“新基建”更是“CEO”工程,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不能以短期的眼光度量,需要产业实践者的开放与决策者的理性和耐性,更需要深耕产业的土壤,瞄准提升产业效率的目标。

  智能供应链是“新基建”体系快速运转的“新轴承”

  供应链水平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产业链条具备深度和广度,涉及制造、加工、流通、售后、技术、服务等各个环节,每个环节又延伸出多个产业。因此一些业内人士主张在“新基建”的核心规划中,将智能供应链纳入其中,为未来产业升级夯实基础。

  在智能供应链和智能物流的建设上,早在2019年8月,京东便入选国家新一代智能供应链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领衔智能供应链国家战略发展。目前,京东正在以技术为基础、以数据为驱动、以供应链和物流为依托,全力投入新一代基础设施建设。“ABCDE”技术的深度融合,将更加体系化地推动京东的智能供应链和智能物流融入“新基建”的总体部署。而作为京东技术输出核心通道,京东智联云在建设“智能供应链”为代表的具有京东优势的“新基建”过程中发挥重要势能。

  京东智联云的技术融合以及智能供应链的独特优势,可以构筑一个负责“新基建”体系快速运转的“新轴承”。周伯文表示,通过“ABCDE”战略的技术融合,京东智联云凭借京东在生产、流通、消费三大应用场景的实践积累,在上游可以提升产业资源配置能力、协同能力及服务支撑能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帮助传统企业向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转型;在消费端,可以让消费者更便捷地享受到“好产品”、“好价格”、“好服务”、“好体验”及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疫情是一面镜子,让政府、企业等组织意识到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价值。疫情期间,京东智联云相继发布的应急资源信息发布与匹配平台、智能疫情助理、云视频会议服务、线上课堂与编程课程、远程家庭医生等都是在移动“原子”基础上移动“比特”。截至目前,京东智联云已帮助上千家政府、医疗机构紧急寻找并在线交付应急抗疫物资累计超过6.6亿件,为3000多个企业提供免费远程视频会议服务,保障数十万学生“停课不停学”,帮助数百万用户通过科技手段抗击疫情。而这背后是基于京东“ABCDE”战略打造的人工智能平台、智能物联网平台、智能供应链平台及云平台等的资源和技术能力,目前都已成为智能供应链不可或缺的核心设施。

  “我们大致的产品方向是以智能供应链为抓手,服务企业、政府数字化,以协同集团零售、物流、金融、城市四朵云和繁荣丰富的生态系统为依托,打造全站融合AI、Big Data、Cloud、IoT技术的产品、解决方案,我们正在做大规模的产业化和商业化,而且一直在做。”周伯文说。

  在此背景下,京东提出了“技术惠捷”的概念。基于这一概念,京东将以技术为基础,以数据为驱动,以供应链和物流为依托,打造高效的新一代基础设施;推进5G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科技升级发展加速,大幅提升技术和服务能力,从而使每个个体和组织都能够更高效、更便捷、更平等地获取商品和服务;使更多行业加速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使社会创新力和生产力大幅提升,实现社会发展的更高效率,最终让消费者在更大范围内和更高水平上享受到技术发展带来的红利。

  2019年12月,“先锋领航投顾”获得了证监会首批第三方基金投顾业务试点资格,只专注于为用户提供投资顾问服务。

  “帮你投”在支付宝上线,预计将进一步推动智能理财的普及和大众的进阶理财教育。自2013年余额宝上线开始至今,支付宝理财平台已成为国内知名、开放的理财平台。蚂蚁金服数字金融总裁黄浩表示,数字普惠金融是蚂蚁金服的初心,蚂蚁金服会不断引进海外顶级机构和创新理财模式,让100%的老百姓获得原来20%的人才能获得的理财服务。(陈听雨/文)


分享:
上一页:互联网之父发推特:确诊为新冠肺炎
下一页:刘强东章泽天向英同胞捐赠防疫物资 含500万只口罩等